龍崗要聞

颱風天出門被樹砸傷 應該誰負責?龍崗法院這樣判……

2020年10月20日 17:01 來源:深圳新聞網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10月20日訊(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記者  李云云  通訊員  張建國)大樹突然被颱風颳倒,騎車經過的行人被砸中受傷。樹木管理維護單位為深圳市龍崗區城市管理局,而該綠化項目的承包方為深圳市某園林建設有限公司,受傷的行人將兩家單位同時告上了法庭。到底誰該負責?近日,龍崗法院對此案作出了判決,原被告雙方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這事兒還得從前些天説起。某天早上7時30分左右,正是颱風天氣,風驟雨狂。在深圳地鐵3號線雙龍站C出口附近龍崗大道與金龍街交叉口附近,綠化帶上的大樹突然傾倒,將正騎單車去上班的原告砸傷。《司法鑑定意見書》確認原告的傷殘等級為一個九級、一個十級,誤工期為150日,營養期為60日,護理期為60日。

原告為此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兩被告深圳市龍崗區城市管理局與深圳市某園林建設有限公司,賠償其醫療費、誤工費、住院伙食補助費、護理費、營養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律師代理費及鑑定費等各項損失27萬餘元。

龍崗法院經審理查明,事發地砸傷原告樹木的管理維護單位為深圳市龍崗區城市管理局,該局下屬的深圳市龍崗區園林綠化管理所(甲方)與深圳市某園林建設有限公司(乙方)簽訂了《綠化管理養護承包合同》,約定在乙方承包管養期內所發生的因綠地、林木致人損害事件,由乙方承擔全部賠償責任。又經核查,事發當天深圳市氣象局於6時50分至11時35分期間,發佈了全市颱風橙色預警。

案件審理中,被告深圳市龍崗區城市管理局答辯稱,原告提供的證據無法確定原告受傷與城市管理局存在直接關係;事發當天為颱風天氣,屬於不可抗力;事發路段的綠化管養工作由深圳市某園林建設有限公司承包負責,根據雙方簽訂的承包合同,相應責任應由該公司承擔。

被告某園林建設有限公司則答辯稱,現有證據無法證明原告確實是在該公司管養的路段因樹木傾倒而受傷;公司每天都在管養路段對樹木進行相關巡查,已履行了相關的預防義務;原告訴稱的受傷時間在台風及暴雨預警時間內,系由不可抗力引起的重大自然災害,屬於公共事件範疇,該公司依法不應承擔民事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九十條規定,林木管理人承擔侵權責任的前置條件是存在管理上的過錯,原告必須證明損害後果與林木管理人的疏失有直接因果關係。而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根據相關的氣象資料,事發當日正有颱風登陸,氣象部門已發出颱風和暴雨橙色預警信號,全市已啓動防颱風Ⅱ級應急響應並在生效中。能使大樹突然折斷倒下的力量正是非人力可控的颱風、暴雨,而非其他人為因素或管理疏失。特別重大自然災害引起的人身損害或財產損失,在法律性質上仍屬於不可抗力的範疇,故在本案中不存在過錯損害賠償的責任主體。

原告的情形值得同情,但被告城市管理局作為公益事業單位,其賠償項目和賠償依據嚴格受制於國家財政預算制度的約束,非僅以同情即可以實施相應的賠償。原告所訴之法律問題的考量因素遠非個案爭議問題,判決的參照性是否會導致國家機關或公益事業單位將來在類似事件中承擔過重的責任和義務,也是判決時需考慮的因素。

因而,對於本案的處理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十九條的規定予以免責。對於自然災害引發的損害,只能通過保險或國家救濟等渠道獲得賠償,不適用侵權責任法。龍崗法院遂依法作出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宣判後,原被告雙方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鏈接:

法官提醒廣大羣眾,行為人在自然災害前應當知曉氣象部門發佈的天氣預警信息,應當遵守執行政府部門發出的颱風應急響應規定,進入應急場所或避免外出,否則因自然災害帶來對自身的傷害只能自行承擔責任。因自然災害帶來了損害,如存在用人單位未履行義務的,應由用人單位承擔工傷保險責任。沒有用人單位的,應當通過意外保險等方式獲得補償。對自然災害給個人的人身或財產帶來重大損失、導致生活困難達到國家救濟條件的,可以向民政部門申請國家救助。


編輯:黃琬婷
返回<<
  • 相關新聞